sckdrdgn 发表于 2021-7-30 00:01:10

30.她根本配不上我儿子

30.她根本配不上我儿子
坐在沙发上默默听完季晓茹这一番话,唐笑整个人都哭笑不得,正想说季晓茹人来疯,这时成烈推门进来,看见她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笑了下说:“走,跟我下去,任菲琳来了。”
听到任菲琳这个名字,唐笑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就有点不爽,不过成烈对此毫无察觉,仍然招呼着唐笑,说要她跟他一起见见他传说中的“青梅竹马”的邻家小妹妹。
唐笑跟着成烈下了楼,在楼梯上她就注意到客厅中背对着她和成母聊天的女子。那个女孩穿着一身粉红色的丝质连衣裙,有着长长的染成浅棕色的卷发,用一只镶了一圈碎钻的蝴蝶结形状的发夹扎了几缕在脑后,剩下的全部披散着。
从背影上看,任菲琳个子应该不算高,起码没唐笑高,身形比较纤弱,肩膀瘦瘦的,腰肢也特别的细,不盈一握的感觉。唐笑莫名地觉得如果一阵风吹过来,大概就能把这个任菲琳给吹倒了。不过这样的女孩子,应该能够特别激起男人的保护欲吧。
等到唐笑和成烈走了过去,任菲琳回过头来,唐笑这时才看清了任菲琳的长相。
一眼扫过去,任菲琳的脸庞有种病态的苍白,皮肤白的几乎透明,额前覆着碎碎的刘海,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对弯弯的柳叶眉,眼睛水盈盈的,眼角稍稍下垂,睫毛长长翘翘的,看着人的时候有种楚楚可怜的感觉。瓜子脸,下巴尖尖的,鼻子是很标准的悬胆鼻,比较小巧而挺翘,嘴巴是很有古典美的樱桃小嘴,涂着透明的唇彩,亮晶晶的,看上去青春逼人。
再往下看,这个任菲琳虽然四肢纤细,但胸部却不小。身上穿的裙子一看就价值不菲,并且完美地衬托出了她的身形,该凸的凸,该翘的翘。而且这种嫩嫩的粉红色也使她看起来特别的有女人味,她往那儿一坐,简直就跟一幅画似的。总而言之,唐笑不得不承认,任菲琳外表很出色,有着像林黛玉般的千金小姐的外表。
成母大概也在心里把唐笑和任菲琳对了对比,看见唐笑下来,马上拉着任菲琳的手,得意洋洋地跟唐笑介绍说:“这是我们成家的干女儿――菲琳,从小我看着长大的,菲琳不仅知书达理,还温柔大方,待人谦和,一直都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儿媳妇形象。”
成母这话明摆着在暗示唐笑自己对她不满意,但唐笑也懒得跟她计较,淡淡地跟任菲琳点了点头,说:“你好。”
谁知道任菲琳一看见她,却错愕地瞪大了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成烈问:“烈哥哥,她是……?”
成烈拉着唐笑坐到成母和任菲琳对面,浑不在意地说:“这是我老婆,唐笑。”
“烈哥哥……我没听错吧?你……你结婚了?”任菲琳如会有哪些牛皮癣症状表现呢遭重击般微微晃了下,仿佛下一秒钟就要晕倒似的,小脸儿也越发的苍白。
她暗恋成烈多年,成烈也一直对她这个唯一的青梅竹马的小妹妹特别好,从小她提出什么要求,成烈基本上都能满足她,因此她一直以为,成烈对她的好,是因为爱她。结果成烈居然直接拉过一个陌生的女人说这是他的妻子,她怎么能接受得了呢?
“对啊,我结婚了。我妈没跟你说?”成烈没想到他妈跟任菲琳聊了这么久居然没提这事,不过也无所谓了。
任菲琳轻轻摇了摇头,咬了咬嘴唇,委屈地问:“烈哥哥,你怎么……怎么不声不响就找了女朋友呢……而且,连婚都结了……也不告诉人家。”
“哈哈,我们家唐笑,是我今天从民政局抢回来的,事发突然,没来得及跟你说。”成烈对抢婚这件事颇为自得,提起唐笑来更是满脸生光。
“原来是这样啊……”任菲琳喃喃地说着,目光转向唐笑,她仔仔细细地打量着这个女人,平心而论,她觉得唐笑长得还不错,但也绝对不属于什么大美人,甚至跟自己比起来,都差得有点远,而且她从唐笑的发型和妆容上看得出来,这女人平时应该不太会打扮自己,身上竟然连香水都没用,真是一点女人味都没有。更何况,承北市有名的名媛她差不多也都认识,她搜遍了脑海中的面孔,实在没有唐笑这一号人物,这说明,这个唐笑的家庭背、景应该也很一般。
那么,她那么出色的烈哥哥,到底是看上了这女人哪点呢?
她实在是想不通。
唐笑很快就发现任菲琳在不动声色地观察自己,于是坦然地迎接对方的目光。
她能感觉到,通过一阵观察,任菲琳对自己有了判断,她的目光泄露了对自己的不屑,和她自身的优越感――不过唐笑并不在意这些。
因为所谓的优越感是每个人都有的,对方因为自己的优越感而看不起自己,自己却没必要看不起自己。如果因为这个就自卑地抬不起头的话,那就太不堪一击了。
“唐笑,你不跟我们家菲琳自我介绍一下吗?”成母嗔怪地说。
对于成母把任菲琳称为“我们家”,对她则连名带姓,还一副责备的态度,唐笑心里略微有些不舒服,不过还是强行压制了下去。
她淡淡地跟任菲琳说:“我是唐笑,也是你烈哥哥刚过门的妻子,我的职业是一名外科医生,如果你以后有需要,可以随时跟我联系。”
成烈在一边听着唐笑的自我介绍,对“你烈哥哥刚过门的妻子”这句十分满意,忍不住伸出一只胳膊亲昵地揽住了唐笑的肩膀,唐笑也没抗拒,就那么乖乖地被他揽在坚实的臂弯下。
任菲琳见此情形,则认为是唐笑故意在她面前秀恩爱,还说什么“有需要随时跟我联系”,她难道是在含沙射影地说自己是病秧子吗?或者是在诅咒自己早点进医院?想到这里任菲琳目光渐渐多了一层怨毒,但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嗯,好的,谢谢唐姐了。”她细声细气地说着,又将目光转到成烈身上。那张英俊的面容,真是让她越看越爱,越看越想完完全全地拥有,这个男人,她可是肖想了二十余年,她以为他迟早会是她的,然而千算万算,万万没想到竟然被其他女人捷足先登。
轻轻牵起嘴角,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她望着成烈说:“烈哥哥,你好久没有跟菲琳讲你出任务的故事了,菲琳好想听啊,你再跟菲琳讲讲好不好?”
“又不是小孩子了,还听什么故事。”成烈正想拒绝,就牛皮癣用什么药膏能治疗好听见坐在任菲琳旁边的自家老妈说:“人家菲琳想听,你就讲讲嘛,反正咱们过会儿才开饭呢。”
成烈听了,却转头询问起唐笑的意见:“笑笑,你想听么?”
唐笑迎着对面两个女人的目光,心里清楚自己要是说一句不想,成烈肯定不会讲,但那样的话,成母和任菲琳还不得用眼刀射死自己啊?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唐牛皮癣患者的早餐饮食问题笑说:“嗯,你讲讲吧。”
成烈这才说:“那行,我就讲讲前段时间去大山里头出任务碰见的事儿吧……”
作为男人,成烈不太喜欢吹嘘自己有多英勇有多厉害,前些年还是毛头小子的时候,倒是禁不住任菲琳缠得厉害,给她讲过一些出任务中碰见的好玩的事儿。后来任务越出越多,风里来雨里去,尽是些刀口上舔血的事儿,还有不少关乎国家机密的,因此也不大讲了,现在要不是自己老婆表示想听,他根本也不愿意拿那些事到谁面前显摆。
考虑到听众是三个女人,成烈选了个比较温情的,过程不那么危险的讲。唐笑坐在一旁听着,头一次觉得成烈是个有真本事的人,虽然他没有可以去说自己怎样怎样,反倒不断地夸赞自己的战友,但唐笑觉得,成烈是真心热爱自己的工作,同时他的所作所为,也证实了他是一个真正的军人。
听到最后成烈他们离开时还救了一只受伤的小松鼠时,唐笑不由得眼睛一亮,她虽然平时看起来冷冷淡淡,好像对什么都不太在意的样子,其实特别喜欢小动物,尤其对那种毛茸茸的小动物毫无抵抗力,只不过在之前的那个家里,唐幂最讨厌猫猫狗狗什么的,所以她一直没办法养一只小宠物。
“后来呢?后来你们把小松鼠放在哪儿了?”唐笑忍不住开口问。
“你猜。”成烈看到这个一贯没什么表情的小女人竟然难得地露出一副感兴趣的模样,忍不住生起了逗逗她的心思。
“不会把它丢了吧?”唐笑心里想着,毕竟是几个大老爷们儿,应该是不太可能收留那个小松鼠的。
“嗯……”成烈故意拖长了尾音看着唐笑。
唐笑马上急了:“怎么能丢了呢?它伤还没好呢……”
“骗你的。”成烈哈哈一笑,“你老公我像是那么没爱心的人?”
唐笑无话可说了,她总不能说他看起来就像是那种没心没肺的人吧?
对面的任菲琳看着这两个人打情骂俏的,完全没把她放在眼里,心里气得不得了,脸上却还是勉力笑着催促道:“烈哥哥你快说嘛,人家好想知道……”
成烈看着唐笑说:“你想不想见见它?”
“当然想,”唐笑不假思索地说,“它在哪儿?”
成烈摸摸唐笑的头,想到唐笑冷淡的外表下居然藏着这么一颗孩子气的心,心里更加喜爱,于是笑着说:“走,跟我来。”
唐笑没想到竟然能够马上见到成烈亲手救的小松鼠,更没想到成烈竟然还把小松鼠给养起来了,连忙顺从地起身,这时任菲琳也急忙撒着娇说:“烈哥哥好偏心,都不带菲琳看小松鼠,人家也想看小松鼠嘛……”
“就是,你也带菲琳去看看。”成母在旁边插话说。
成烈皱了下眉,自然是不乐意让任菲琳破坏自己跟唐笑的二人世界,嘴上说:“菲琳一路劳顿,现在肯定累了,身体又不太好,还是多坐会儿,跟我妈多聊聊吧。”
这个理由无懈可击,任菲琳只好默默地看着成烈牵起唐笑的手上楼去。
等到成烈和唐笑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楼梯拐角,任菲琳才轻叹一声,按住胸口微微闭了下眼睛,仿佛心绞痛似的,再睁开眼睛时,那双眼睛中盛满了晶莹剔透的泪水。
“菲琳,你怎么了?”成母关心地问。
“阿姨,菲琳心里好难过……”任菲琳无限委屈地说着,眼泪再也忍不住掉了下来。那张精致苍白的小脸上,此刻满是哀伤,任谁看了都觉得我见犹怜。
“好端端的,怎么就哭白癜风的常识你知道多少起来了?”成母心疼地说。其实她对于任菲琳情绪上的变化并非不能察觉,但有些事情,还是任菲琳自己说出来比较好。
听见成母这么问,任菲琳只犹豫穿着不适会加重牛皮癣。了几秒,就觉得把一切和盘托出,毕竟这对于自己来说,可是最后的机会了,更何况通过刚才的观察,她也看得出来成母其实根本不怎么喜欢那个叫做唐笑的女人。
如果成母能帮助自己,甚至怎么护理儿童脓疱型牛皮癣和自己一起联合起来,把那个唐笑赶走,那自己不就是能顺利上位,成为成家未来的少奶奶了吗?
于是她一面轻轻啜泣着,一面低声说道:“阿姨,其实我……我一直都很喜欢烈哥哥。”
“我从小就特别喜欢跟烈哥哥在一起玩,就是因为那时候开始,我就幻想着今后能够成为烈哥哥的新娘……我知道烈哥哥很优秀,一定有很多很多人喜欢,所以我也一直在努力,想让自己变得更优秀一点,去国外也是因为我想读国外的名校,将来更配得上烈哥哥……可是,我真的没想到,烈哥哥就这么……就这么结婚了,而我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连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我就这样……失去了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机会……”
说到最后,任菲琳几乎满脸的泪水,声音也哽咽得不像样。她伸手从手袋中拿出丝质手帕,轻轻地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可是也许是伤心极了,那泪水仍然源源不断地,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从那张美丽的小脸上滴落下来。
成母虽然早有察觉,但听到任菲琳这样情真意切的表白心事,还是微微有些惊诧。
其实很久以前,她是起过撮合任菲琳和成烈的心思的。毕竟任菲琳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任家家境也不错,任菲琳从小长得漂亮,性格又乖巧温顺,完全是自己能掌控的类型。不像现在这个唐笑,小门小户的,性格又冷淡,一看就是个浑身带刺的刺猬,自己日后别想顺顺利利地操纵她。
再回到任菲琳身上,自己那时候之所以打消了让成烈娶任菲琳的念头,是因为后来发现任菲琳什么都好,就是身子骨不太好,动不动就进医院,听说在学校体育课上还晕倒过好几次。身体这么差,以后还能不能顺顺利利为成家生下后代?这一点成了成母最大的顾虑。
再加上她旁敲侧击地问过成烈的意思,成烈当时就跟她明确地表示,任菲琳是漂亮又乖巧,但自己对她没那方面的意思,只是把她当成一个需要保护的小妹妹罢了。成母于是彻底放弃了撮合他们的打算。
此刻看着梨花带雨的任菲琳,作为长辈的成母不由自主地心生怜惜。她忽然觉得任菲琳身体不好也不算什么大问题,反正可以慢慢调理,除了这点以外,现在的任菲琳楚楚动人,自己怎么看都觉得这样的儿媳妇才是自己满意的类型,也只有这样温柔贤惠识大体的女子,才配得上自己家烈子。
不过这话现在当然还不能明说,她一面轻轻拍着任菲琳的肩膀以示安抚,一面略显为难地说:“哎……只可惜我们家烈子现在已经结婚了。要是早知道你这么喜欢烈子的话,我说什么都要劝一劝烈子,让他回心转意……”
任菲琳听到这话,眼睛不由得亮了亮,又听见成母试探地问道:“就是不知道菲琳你……会不会嫌弃烈子现在这个已婚的情况?”
任菲琳连忙用手绢点了点眼角的泪水,摇摇头说:“菲琳怎么会嫌弃烈哥哥呢,在菲琳眼里,烈哥哥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男人,只有菲琳配不上烈哥哥,哪有烈哥哥配不上菲琳呢……”
成母很满意任菲琳的说辞,看了看楼上,压低了声音说:“既然菲琳你这么想,那阿姨我也不妨跟你说实话吧……对于这个唐笑,阿姨心里头啊,是特别的不满意。这个女人长得普普通通,比不上菲琳你一半,也没什么气质,性格更是糟透了,完全没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说起来,也只能怪她出生在普通家庭里面,从小没受到什么好的教育,再加上……她还是个单亲家庭出来的,依我看呐,就是有人生没人教,一点教养都没有,拽的跟什么似的,你阿姨我心里正窝火着呢……”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30.她根本配不上我儿子